本站首页 | 机构设置 | 思政教育 | 校园文化 | 学生创业 | 科技创新 | 社会实践 | 青年维权 | 制度建设 | 荣誉展示 | 艺术教育 
青年榜样|杜娟――乡村振兴的建设者
2018年11月29日     (点击量:)

杜娟:女,2002年入学山西农业大学,就读于生命科学学院生物技术专业,先后担任班长、生命科学学院学生会主席、山西农业大学学生会副主席。毕业后先后担任清徐县清源镇北营村党支部副书记,北营村党支部副书记和村委委员,清徐县清源镇大峪村党支部书记,北营村党支部副书记兼任村委委员,清徐县东于镇办公室科员,清徐县东于镇党委委员、组织委员。

在校期间曾多次获得“优秀团员”、“优秀志愿者”、“优秀学生干部”等荣誉称号,毕业后先后被各单位授予“特级劳动模范”、“优秀大学生村官”、“二00九年度新农村建设先进个人”、“太原市三八红旗手”、“2009—2010年度优秀农村科技特派员”、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、“新农村建设带头人”、清徐县“创业清徐”最美青年致富带头人、“山西省三八红旗手”等荣誉称号。

2011年4月30日参加中国共产党清源镇第十五次代表大会当选为县党代表;2011年5月20日参加中国共产党清徐县第十三次代表大会当选为市党代表;2011年8月26日——30日参加了中共太原市第十次代表大会,在参会的479名代表中是年龄最小的一位,也是唯一的一位大学生村干部。

大学生成长为“村干部”

2006年我毕业于山西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技术专业,在农大的那种氛围中,对农村的关注自然要比城市多,作为当时学校的学生会主席,是选择留校还是报考村官,我早有自己的打算。

“留校后的工作是一成不变的,未来的样子不用想就能看得见,这种生活太可怕。我想过一种有挑战的生活,我应该是有一个舞台的。”这是我在中央台采访时的说的话。

然而,在第一批大学生村官考试中,我没有考上。2007年,我又接着参加第二批村官考试,被选派到清源镇北营村担任党支部副书记。但在进村的第一天,我就哭了。“那会儿一直觉得新农村嘛,村子里应该挺好的,但去了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想的那个样子。全是土路,哪儿哪儿都是土,坐着车,车上也是土。”

初见农村的村貌,我甚是委屈,觉得给自己找罪受。但我的固执和倔强不容许打退堂鼓,哭一顿,该做什么还得做什么。农村的工作,总是繁杂而琐碎的,像养老保险的办理、计划生育宣传这些事儿,细小又麻烦。我刚到村里时,别的事儿插不上手,这些工作就都交给了我。别看都是些小事,一个疏忽大意,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矛盾。

刚到北营村,我从镇计生办带回200份育龄妇女抽奖卡,让负责计生的同事把抽奖卡发给村民。我根本不觉得是个事儿,却没想到就这小小的一张卡片会给自己带来“头疼”的问题。原来,抽奖卡在发放时,只是随机发到部分妇女手中,这让其他没有收到的人“急眼”了。凭什么给她家发,我家就没有呢?这件事不仅引起一些村民的不满,也让我挨了村主任的批评。

当时我真是一头雾水,还以为是大家故意挑我刺,后来才知道,是自己对基层工作太不了解。慢慢才明白,在农村工作,无论做什么,都要一碗水端平,虽然看似都是些不起眼的小事,但对村民来说,都是大事。

事后,我整晚都在琢磨该怎么弥补自己的失误。隔天,又跑去镇计生办,协商能否再多拿200份抽奖卡,但是每个村给的数量是固定的,也没有多余的。回到村里,我设立了相应的门槛,要求20-40岁的育龄妇女领取,才把这个问题很好的化解。这件事后,我在做每一件事时,都考虑的更加周全,更加的严谨细致,很快就成为村干部离不开的好帮手,每天奔走于各个单位,给村里跑项目,申请资金,常常走访入户,为村民们解决困难,用最快的速度融入了北营村的工作。

小村官成长为“领头雁”

2008年12月,在村“两委”换届中,由于表现突出,我高票当选为北营村党支部副书记和村委委员,实现了两委交叉任职,名正言顺的成为老百姓选出来的村干部。

那时候,我在北营村的所作所为甚是深得民心,邻村的村民对此也耳闻目睹。给村里修路,为全村人办养老保险,更换自来水管,新增天然气管道,联系农校老师给蔬菜种植户定期培训......对我这个年轻的女大学生村官,人们纷纷竖起大拇指。

而此时,大峪村村主任雷红恩却为村里发展苦恼不已,“村里太落后了,现在都是高科技,靠天吃饭早已经行不通了,希望来个有能力的人带着村民发展致富。”雷红恩想到了山下北营村的我,向镇里提出,请我去大峪村担任党支部书记。

“那时候我在各个局跑,就看见杜娟也老跑,就想叫她过来闯一闯,给老百姓办点实事。”雷红恩这样说,她找我谈了三次,邀请我去大峪村任职。

大峪村是一个有着370多人的小村庄,有着得天独厚的葡萄种植优势,由于交通不便,至今仍是一个偏僻和经济落后的村子。“肯定不好干,但它有挑战性。”反复考虑后,我选择去大峪。

2011年12月,大峪村村“两委”换届,我被“挖”到大峪村担任党支部书记,同时,还继续担任北营村党支部副书记和村委委员。雷红恩自己也主动让贤,心甘情愿为我这个年轻的姑娘当副手。

有了在北营的“身经百战”,我很快就适应了大峪村的工作环境。作为北营的“邻居”,大峪村民对我做过的事儿都有所耳闻,不过也免不了说风凉话的。直到2012年的一场冰雹袭击,改变了人们的态度。

“那场冰雹让1300亩葡萄全部受损,眼看大伙儿一年的收成没了。我就到处跑,想尽办法给大家申请一点救灾款,能补多少是多少。”大峪作为山区村,人口少,跑手续、找资金并不容易,我只能拗着一股劲儿,一次次地去跑,不断地为村民去争取哪怕只是微乎其微的利益。

落实了救灾补助金,我又找来农业专家上山指导培训,放在以前,村民一看地里受了灾,就晾在那儿不管了,觉得反正也没了收成。其实在灾后如果不去及时补救,对来年的种植和挂果都有很大的影响。

在这个地方有用没用,为村里做了什么,能给百姓带来什么,是我这几年考虑最多的问题。从大学毕业,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,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农村里。2012年,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,我就说过这样一段话,“现在在做事的时候会考虑的更加周全,不会想要那种轰轰烈烈的场面,而是更实际,不管你说什么,最后村民们怎么收益,这是落脚点。”

致富路上的“领路人”

要想富,先修路。农村发展经济,交通的便利实在是一个很重要的条件。而大峪的进村路是一条很窄的路,根本错不开车。我上任后,解决了煤矿与村内的纠纷,争取到一部分资金。如何把这笔钱花在刀刃上,她和村主任老雷都觉得应该用来修路,在进村子的几个拐弯处修建错车点,方便车辆进山。修路本是给大家办实事、办好事的一个事儿,却没想到遭到不少村民的阻挠。

“大家会上说,村里既然拿到钱,就理所应当分给村民。可我作为村支书,就是要带领大家把村里的建设搞起来,所以很多时候,你的决定就代表着整个村子的发展方向。”为了顺利地把路修好,我开始挨家挨户做工作,召开村民代表会议,和每个人说明修路的好处。

思想工作做通了。我和老雷随即带着村民自己动手施工,扩整转弯口路面,填平土路上的坑洼处。借着修路,还把家家户户原来的铁自来水管换成了新PVC管,在山上修建了空心坝和蓄水池,把雨季的水留住,解决村民的葡萄灌溉问题。

路修好了,就得考虑村民致富问题了。经过了解村内情况,我总结出大峪村有三个自身发展的优势:首先是地理位置好,大峪村位于北纬37°这一葡萄生产的黄金纬度线上,也在清徐县西边山旅游规划线上;其次是葡萄品质好,大峪村位于山区昼夜温差大,葡萄糖分聚集多,葡萄口感属于全县一流;第三是民风淳朴,老百姓勤劳朴实、古道热肠。

2015年我和村主任老雷为发展村内“一村一品”已经在大峪村新建了20亩的温室大棚,全部引进了新品种,新品种全部长势良好,当年6月初又引进5吨有机肥,实现了科学施肥的大面积推广。筹办了“大峪红种植专业合作社联合社”,对村民种植的葡萄进行统一管理、统一包装、建立自己的品牌,统一销售,并且正在申请绿色食品认证。山区农村信息比较闭塞,农民思路不是很开阔,好东西就得让大家一起来分享,我计划利用自身上过3次中央电视台、一次太原电视台的优势,对大峪村的葡萄进行宣传,逐渐形成品牌效应,带动村民致富。

最美乡村的“建设人”

我根据县旅游局文件精神,积极申报所在村大峪村和北营村为“最美乡村”,从前期的资料准备,照片整理,视频拍摄到后期的投票评选,一步步踏实跟进,最终在2015年5月份公布评选结果中,山西省65个最美乡村中,太原市8个村庄入围,清徐县3个,其中就包含了大峪村和北营村两个村庄。给村里争取了这么好的发展机会,我又开始规划最美乡村建设了。大峪村2014年5月20号又申报了“中国传统村落”,最美乡村和传统村落的规划相结合,蓝图在一步步展现,村子将会建设的越来越美丽,农家乐旅游、葡萄采摘、打造品牌,让村里人在自家门口挣钱,就是要这样发展。2014年12月份我连任大峪村党支部书记,这是村民对我最大的信任。

短短三年,大峪村完善了基础设施建设,申报了“中国传统村落”、成为了“山西省最美乡村、清徐县一村一品专业村”对于村里未来的发展,能这么说:前景明朗但困难重重,要想做事,必然机遇与挑战并存。在村里工作是艰苦的,是艰难的,是艰辛的,需要借助于村内外的各种资源、各种条件,依靠各级部门的大力支持与帮助,更得依靠群众的信赖与支持,坚定自己的信念,才能有效解决问题,破除困难,乘势而上,才能在新农村建设的伟业上再立新功!

关闭窗口